<form id="xlhrh"><form id="xlhrh"><meter id="xlhrh"></meter></form></form>

        <form id="xlhrh"></form>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職務的現代意義及其實踐 ——以黨政機關領導干部職務為主要視角

            [ fazhi1234 ]——(2020-4-12) / 已閱1636次

            職務的現代意義及其實踐
            ——以黨政機關領導干部職務為主要視角

            摘要:
            職務終身制是封建殘余。退休制度和職務任期制是職務在現代意義上的重構。但是,領導職務只受退休年齡基本限制,一旦擔任領導職務,可以一干到退休,仍然是變向的終身制。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任期屆滿原則上是同等層次按排職務,仍然是“職務層次”的變向終身制。這都表明我們在廢除職務終身制方向上有未竟的事業和未拓的步伐。當代中國,我們必須承認職務的公共屬性,削弱其個人身份屬性,強化其在社會分工意義上的管理職能。但是應當充分承認職務的個人福利屬性,自覺打開職務按排的公平視野。最后,應當從較低層次的領導職務開始,充分認識和豐富職務的現代意義及其實踐。
            關鍵詞:職務終身制、任期制、退休制、職務、輪流制

            以下正文:
            一、 職務終身制既有認識及現存問題
            (一)職務終身制是封建殘余。
            封建帝制在我國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如果說“皇上”也是一種職務,那么,這一職務不但是終身的,而且是世襲的。
            職務終身制,以今天的視角觀察,顧名思義,就是一個人被賦予某種職務后,非經特定事由(通常需要非常嚴重)不可剝奪,可以平生享用這一職務。此時,職務有很強的“人身屬性”,是身份的象征。與其說是“社會分工”意義上的某種崗位代表特定的社會管理職能;不如說是社會成員分類意義上的某種劃分,代表身份、權威、尊嚴或榮譽等等。簡單的說,擔任什么職務,就是“什么人”——基本確立了“人”的社會地位和等級。所以,職務終身制一般要對應社會等級。社會上的人們按照職務所賦予的身份,被分成三六九等,具有貴賤之分。這種意義上的職務顯然是封建殘余。
            現代意義上,職務雖然也有一定的身份屬性,但是已經弱化。今天我們應當怎么理解職務呢?筆者認為,應當完全剝離其身份屬性。職務的基本內涵就是負有特定管理職能的普通人。為什么是“普通人”?因為,人生而平等,不應當因為某種職務“高人一等”。那么,職務是什么呢?職務沒有身份意義,是在社會分工意義上負有特定管理職能的人。
            我們的干部隊伍建設不可能與職務沒有關系。我們黨作為新型政黨顯然經歷了或者還要經歷由封建官僚的職務向現代職務轉身的歷史過程。
            在這一轉變過程中,已經取得的進步,可以歸結為兩點:一是廢除職務終身制,實行退休制;二是職務任期制。
            1980年8月,鄧小平兩次接受意大利記者奧琳埃娜.法拉奇的采訪,講到領導職務終身制就是封建殘余,必須克服,必須解決。
            職務終身制的打破,其根本意義,如同黨章規定: “黨的各級領導干部,無論是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或是由領導機關任命的,他們的職務都不是終身的,都可以變動或解除。”根據黨章的規定,任何人都不能認為職務是“自己的”,更不能認為天生是自己的,必須承認職務是外在的,是人民賦予的。這實質上,已經是職務現代意義上重構。
            (二)職務終身制與退休制
            可以說,80年代之前我國的干部領導職務成為事實上的終身制。 20世紀80年代之后,情況有了變化。鄧小平以巨大的政治勇氣與政治智慧為廢除干部領導職務終身制、順利實現中央領導層的平穩交接以及中國民主政治建設,作出了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歷史貢獻。
            這個時期,廢除職務終身制在制度上的主要體現就是退體制度。換言之,領導干部從一干到老,過渡到一定年齡便止。我們對職務終身制的改變是退休年齡的設定和相關制度。有了這個制度,領導干部不能像皇帝那樣老死在自己的崗位上,不能在一個職位上不死就退不下來,不能終生擁有某個職位。退休制度,使職務正常的變動和解除,是職務與人身的基本分離。所以,退休制度是職務終身制的基本廢除。同時,這一制度讓領導職務加于其身也離于其身,讓領導干部經歷了有職務和沒有職務兩種身份,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職務的身份屬性,對于職務現代意義上的重構和實踐具有根本的推動作用。
            (三)職務終身制與任期制
            隨著社會和時代的進步,對職務終身制的打破已經不限于退休制度。任何職務都不是終身的,并且很多職務都有了“任期”。這樣,擁有某個職務的人,在沒有退休時,可能就與職務分身了。職務與人的這種不固定性,意味著我們更具體的拋棄了職務終身制,進一步彰顯了職務的非私人屬性,職務的現代意義更為強烈。
            (四)廢除職務終身制的當代問題
            職務終身制的打破和任期制的建立,以及整個社會的進步,使我們有條件有能力去重構我們對職務的既有認識和實踐。在現代意義上,職務不代表某個人的權力,它始終是“公共的”權力。職務加于某人之身,是要求他代表公共行使權力。哪怕權力正在行使過程中,權力依然是公共而不是私人的。因此,任何有職務的人,都不能認為“我”有什么權力,不能認為權力是“我的”;他應該時刻牢記,權力是人民的。也就很自然能夠得出“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等基本的政治觀點和要求;同時,就會根本否定以權謀私,濫用職權等不良乃至犯罪的思想和行為。那么,這一切其實都意味著職務在現代意義上的重構和全新實踐。
            我們已經有了退休制度和職務任期制,在當代中國,能不能說我們已經徹底廢除了職務終身制,或者我們尚存的基本問題又是什么?
            我們的基本問題是任期制局限于特定職務;而且,特定職務的任期制,還是變向終身制。理由如下:
            1、我們的職務任期制局限于選舉類的職務。比如縣級國家機關中的縣長(市長)、法院院長、檢察院檢察長、人大常委會主任副主任等選舉產生的職務都有明確的任期。再比如黨的各級委員會所包含的職務,因為每屆任期5年,這些職務均有明確任期。除此之外,我們的很多領導職務,都是一旦任命,只要沒有重大過錯,便“下不來”,直到退休。也就是說我們的任期制局限于部份領導職務。還有很多領導職務沒有任期制,或者說任期無限,除非退休。這些領導職務,比如機關內部的中層正職,很多,一大批。筆者認為,這是職務現代意義重構和實踐中的基本問題。簡言之,相當一部份“領導職務”,實質上沒有任期。雖然,受退休制度的制約,但實質上非常類似于職務終身制。說的不好聽點兒,不過是職務相對于自然年齡早死幾年而已。那么,真正意義上的廢除職務終身制,應當是任期制的普適化。即所有“領導職務”,均有任期限制。期滿,即使沒有任何過錯,也要去其職務。它強烈的表明職務的非個人屬性,非個人身份屬性,反復重申職務的公共屬性。
            筆者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的整個體制,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無數官員,其中很多領導職務,比如基層人民法院內部的中層正職,比如鄉鎮機關內部科室領導職務,很容易出問題。這些職務上的人和這些職務所具有的權力,非常容易變質。究其原因,就是因為公私不分。在思想根源上,也是封建殘余——很多人將職務視為個人身份,將權力視為私人屬性的事物。任期制將在很大程度上克服這種認識,通過多次去其職務,強調和重申職務的非私人屬性,顯然有利于干部隊伍的建設和重構。有觀點認為,“很顯然,這一制度并不是僅僅針對少量的選任制干部,而是適用于并且必須適用于廣大黨政干部,這是任期制實施的一個基本著眼點”。 所以,任期制局限于部份領導職務,很多“領導職務”沒有任期限制,是我們干部管理體制的一個基本問題。
            2、“變向終身制”的基本解釋。
            如果說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是僅受退休限制的終身制,那么,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其實也是變向的終身制。理由如下:
            實行任期制的職務,或者基于其它法律法規或黨規的規定輪崗交流的職務,通常從該職務退下來的人,都是同等職務層次安排工作。也就是說,一旦達到某個職務層次,即使任期屆滿或其它正常原因,不能再擔任這一職務,也只能擔任同等層次或高于這一層次的職務。實質上,這是“職務層次”的終身制。
            為了充分發揮干部的才能,以及基于其它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因素考慮,按照先前職務層次安排領導職務,有一定的合理性。不過,這種職務安排,潛在告訴人們,職務具有人身屬性。什么職務就表明你是什么層次(身份)的人。因此,一個職務結束,一定要按照你的身份,委任另外“同等層次”的職務。只能破格提拔,不能降格使用。這個“格”其實就是官員的身份或等級。雖然我們沒有對“格”明確承認,但是,潛在的一定程度上它還是森嚴的。
            從職務層次考察,相同層次的領導職務可以視為同一職務或非常類似的職務。這樣,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實質上也只受退休年齡限制。跟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一樣,職務也可以說不過是比自然壽命早死幾年而已。所以,有任期制的領導職務,其實也是變向的終身制。
            上述兩種現象,即諸多領導職務其實沒有任期限制,以及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也是變向的終身制,是我們干部隊伍建設的基本問題。它已經成為體制的固疾,有必要克服。這些問題決定了我們的領導干部“能上不能下”的基本屬性。究其根源在于,我們的思想仍然存在封建殘余,仍然視職務為“身份”而不是公共屬性的事物。比如,擔任領導職務后,哪怕只是副科,也就是說,從此以后,與非領導職務的工作人員不是一個“層次”。即使職務形式有所轉換不是升就是平調,原則上不能低于這個層次安排工作。如果低于就是“不正常的現象”。這里面的根據或“道理”,分析起來,根本就是封建殘余。
            這就告訴我們兩個問題:第一、“職務終身制”呈現出新的樣態。它并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已經徹底廢除了。無論在思想上還是實踐上均有殘余。第二、職務在現代意義上的重構尤為迫切。我們再也不能按照封建思想理解職務,必須在現代意義上對職務有新的認識和實踐。
            因為,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只受退休年齡限制以及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雖然具體職務有任期,但是相同層次職務基本沒有任期限制,也可以認為是只受退休年齡限制。故這兩個現象可以表述為同一個問題,那就是變向終身制。職務雖然不能一干到老,打破了終身制;但是,一定程度上不過是比自然壽命早死幾年而已。從而又構成了廢除職務終身制的基本問題。為了表述方便,筆者將這一問題歸結為“變向的職務終身制”。
            (五)“變向職務終身制”基本危害略析
            領導職務沒有任期限制以及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職務層次”任期又不受限制,這一當代問題至少有兩個非常利害的弊端:
            第一、不利于職務現代屬性的認識和實踐。
            這種職務安排,強化了個體的身份意識,淡泊了職務的公共屬性。任何職務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崗位,不具有私人屬性。但是,一旦變向的終身制成為事實,個體的思想認識就會退化保守落后,就會更多的從個體的意義理解職務的實際內涵。比如,部分領導身上的“家長制”作風,你很難從這種作風上分析出職務的公共屬性。我當了鎮黨委書記,鎮上的錢就是咱的。鎮上的事,就是我說了算。這種霸氣就源于對職務私人屬性的認同。這種認同就是由于職務終身制沒有徹底清除在部份領導者頭腦中所形成的反映。隨著職務層次提高,身份也不斷發生轉化,職務的私人屬性也不斷強化。這就是職務層次終身制所帶來的現實弊端。如果能打破職務層次上的終身制,必能進一步彰顯職務的公共屬性,有益于職務在現代意義上重構和實踐。
            第二、讓我們的體制趨于保守和落后。
            相當一部分領導職務沒有任期限制,一上任可以干到退休,即使交流或轉換職務,也只能上調或平調,這種狀態自然是一種身份保障。這種保障的出發點是對職務私人屬性的認同或遷就。如果職務是公共產品,不具有任何私人屬性,不再由“某個人”擔任,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們就不會考慮給這個人一個相當的職務作為“交換”。卸任就是卸任,職務本就不是個人的,不需要任何等價交換。相等職務層次的安排,其實是照顧了職務的私人屬性。這種照顧或習慣做法讓領導職務非常安全,非常有保障,也就產生相當的惰性。一些領導干部之所以會安于現狀,不求上進,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就跟這種體制的安全性有很大關系。因此,這種職務層次的終身制,讓很多領導干部思想保守僵化,成為事業發展進步的“右派”。另一方面,這種安全性也助長了其霸氣和任性,讓職務失去生機和活力。因此,長遠之計,我們的干部管理體制應當進一步打破職務層次上的終身制。
            綜上,職務終身制是封建殘余,以及廢除職務終身制實行退休制度是我們在這個方向上的基本進步。然而,退休不過是職務比自然壽命早死幾年而已。這就意味著我們在廢除職務終身制的方向依然有未竟的事業和未拓的步伐。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職務以及職務層次不受任期限制的基本問題構成當代中國干部管理體制上的基本問題。它仍然是封建殘余,是變向的職務終身制。這就包含了我們對職務終身制的既有認識和需要解決的現存問題。
            二、 根除職務終身制的目標及其意義
            職務終身制的徹底廢除,其實是職務現代意義的徹底重構。當“君權神授”被“社會契約論”和“國家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所代替時,社會的所有領導職務都應當具有強烈的現代意義。這種職務的根本內涵不過是其“公共屬性”。我們再也不能視某個領導職務是某個領導人的職務,必須在思想根源上承認它是“公共的”職務。
            “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前后,鄧小平表態要退出中央領導崗位,并反復說明,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威信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 因此,我們不應當崇拜某種個人能力。當然,每個人的天賦秉性知識閱歷理想追求都不一樣,的確有的人更適合從政,更適合成為領導。這當然不能打破領導職務的公共屬性。
            筆者認為,職務在現代意義上的重構和實踐應當把握兩個基本點:所有職務都是“公共產品”;所有職務同時是個體的“社會福利”。
            我們承認職務是公共產品,必須剝離其身份屬性。我們必須視人民為國家的主人,任何領導干部都是人民群眾中的一員。通常,我們國家只有一種“人”,那就是“人民”。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層次和等級的確定劃分,更沒有高于人民的人。任何職務都不能產生特殊的身份。有職務和沒有職務,在身份意義上完全平等。職務所代表的是社會分工意義上的特定的責任或管理職能,或者在組織體系中的一定角色。職務并不能將人和人在身份意義上分開,無論在體制內還是在體制外。這就是現代意義上的職務。這種職務內涵不但需要在認識上加以提升,更需要在實踐中加以充實。
            職務的福利屬性,我們往往承認不足。我們在作出職務安排時,都是冠以被安排者如何德才兼備,如何勝任某個領導職務展開,很少承認這其實是給被安排者增加福利。盡管實際上,在職務安排結束后總會相應的對工資福利待遇等做出安排。這種不被明確承認,卻又實行不二的做法,其實完全構成職務的“私人福利”。也就是說職務不只是責任,同時是個體的福利。責任是它的公共屬性,福利則是它的私人屬性。現代職務以公共屬性為基本特征,但是,也必須承認其在增進個人利益方面的私人屬性。因為,這種增進并不能惠及公眾,它專屬于擔任職務的某個人。
            這一點與我們黨章的規定也是一致的。比如撤銷黨內職務是黨章規定的紀律處分。如果說職務只是個體的責任和付出,撤職不過是工作安排或決定,不能構成對個體的處分。正是因為職務同時是個體的利益,撤職才具有懲戒意義。故,職務的私人福利屬性我們應當承認。

            總共2頁  1 [2]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